第五百零八章 万叶飞花流_某美漫的医生
选书网 > 某美漫的医生 > 第五百零八章 万叶飞花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零八章 万叶飞花流

  “到了如此境地,你们这些叛逆分子,还要负隅顽抗吗?”赵高双手交叉,摆在腹前,面色阴柔,说道。

  不同于其他人,赵高可没有心思跟眼前这些人聊天的心思。

  “嬴政倒行逆施,帝国迟早有倾覆之祸,我劝尔等还是尽早改换门庭,保得一条性命吧!”高渐离冷笑道。

  墨非诧异的看了一眼高渐离,没想到他嘴巴还挺毒啊。

  “放肆!”蒙恬大怒,蒙氏家族对嬴政一向算是忠心耿耿,听得此言怎会不怒:“尔等余孽,竟然污蔑陛下,罪不容诛!”

  说着话,蒙恬举起了双手,猛地朝下一挥,喝道:“放箭!”

  几百张弓箭,射出了带着油布和火星的箭头,朝着茅草屋攒射而来。

  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宛如一条条毒蛇,朝着墨非等人噬咬而来。

  自古以来,强弓劲弩都是重器,不只是对普通战争有效,对普通高手也同样有效,几百张弓弩齐发,对站在茅草屋前的盖聂、高渐离、逍遥子而言,也是莫大的威胁。

  稍有不慎,怕是就会被射成糖葫芦。

  高渐离最先有所动作,灌注了大量的真气于水寒剑之中,顿时水寒剑光芒大作,冰蓝色映照夜空,随后高渐离将水寒剑插在了地上,顿时大量的冰晶突兀的从空气之中冒出,迅速凝结成为一堵冰墙,护住了大半个茅草屋。

  “咚!咚!咚!”

  黄金火骑兵发射的火箭到了,和高渐离的冰墙发生剧烈碰撞。

  高渐离的冰墙是很坚硬,但是和源源不断的由黄金火骑兵这种等级的精锐射出的弓弩相比较起来,还是不够看的。

  于是乎,不过片刻,高渐离的冰墙都破破烂烂的,由不少都穿透了高渐离的冰墙,射到了茅草屋上。

  只不过高渐离还在持续的将真气输入水寒剑,弥补冰墙的漏洞。

  “我的冰墙支撑不了多久!”高渐离道。

  他个人的内力,完全就是无根之水,根本无法和敌人的弓弩对抗到底。

  形成冰墙,扛过一轮火箭,已经使他真气损耗不少,最多再来两轮,他就可以安心去寻荆轲了。

  “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蒙恬,作为他蒙家嫡系的黄金火骑兵,不信不肯退兵。”逍遥子说道。

  “蒙恬是帝国最优秀的将星,是有望和白起、王翦并列的明日之星,他的价值是在战场上,而不是和我们这些人厮杀,在嬴政和扶苏的眼中,即使一百个我们加起来,恐怕也比不上蒙恬一人,所以抓住蒙恬,逼迫他们退兵的计划,是完全可行的。”盖聂补充道。

  “那好,准备好了,我要撤去冰墙了。”高渐离说道。

  “OK!”墨非比了个手势。

  高渐离撤去了冰墙,顿时,墨非他们就要面对黄金火骑兵的漫天火羽。

  “雪后初晴!”逍遥子早就准备好了大招,在高渐离将冰墙撤去之后,立即发动。

  雪后初晴,道家剑法之一,“世间风云兮幻亦真,天地无穷兮大道行”,顿扫阴霾之气。先用指尖在空中书写《逍遥游》,然后发动,可大范围攻击目标,威力巨大,但耗费时间较长,需与人配合。

  在剑谱第六的名剑雪霁的剑下,顿时天地间一片金黄色的光幕,猛地爆发了出来,将袭来的漫天火羽震得倒飞了回去,掀起了一片好大的风浪。

  抓住机会,盖聂和高渐离、墨非也身形飞速,朝着蒙恬所在的位置前进。

  由于被逍遥子的大招雪后初晴震慑,导致黄金火骑兵的后续攻击没有及时抵达,被墨非几人欺进。

  但黄金火骑兵终究不愧是帝国最精锐的军队,受袭之后,仅仅慌乱了片刻就回过神来,再度朝着快要近在咫尺的墨非等人攻击。

  高渐离见势不妙,也立即发动了大招——易水寒!

  易水寒,用水寒剑使出的独特剑法。以自身为中心对周围放出大量的冰晶进行攻击。舍弃防守的极端招数,这世上最危险的东西,不止会伤别人,还会伤自己。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剑上,发挥出最完全、全方位的攻击。

  在高渐离易水寒的大招下,成功阻拦了黄金火骑兵的弓弩片刻,这个时候,弓弩已经不能作为对墨非他们的有效杀伤了。

  盖聂冲得最快,一把木剑,犀利无匹,无视周围士卒的大刀砍杀,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非常接近蒙恬了。

  蒙恬是非常厉害的将领,但是其武功修为,却并不怎么样,至少跟盖聂这种剑圣比起来,那就是不值一提,只要盖聂能够靠近蒙恬,那几乎就是一招解决的事情。

  “帝国剑圣,本座倒是很想试试你的手段。”星魂似乎对盖聂格外的有兴趣,见到盖聂的猛状,呵呵一声,双手凝聚出幽蓝色的气刃,忽地一下子,出现在盖聂的面前,挡住了高头大马上的蒙恬。

  聚气成刃,阴阳家的绝技之一,将真气凝聚在手上形成发光的“刀刃”,向对手斩击的绝招,锋利无比。每提升一成功力,气刃的威力便增强一倍,双手合击的八成气刃威力,是单手攻击的十六倍。

  “滚开!”盖聂面色平静,轻轻一喝,却是本不想在这种时候和星魂这种对手纠缠,于是乎盖聂也发动了大招,长虹贯日,仿佛匹练般,涌现一道一往无前的白色光芒,朝着星魂闪电般的辞去。

  “有点意思。”星魂嘴角挂着一丝诡秘的微笑,双手上的气刃光芒大作:“六层功力!”

  “星魂大人竟然一出手就是六层功力?”大司命非常诧异,因为她知道星魂的聚气成刃,六层功力就是常态下星魂的极限了。

  星魂可以继续提升功力,但是那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未伤人先伤己了。

  寻常时刻,星魂聚气成刃四层功力就可以在整个天下横着走了。

  “看来盖聂那个家伙,果然也不一般。”大司命感叹道。

  盖聂用上了大招长虹贯日,但是星魂也拿出了真本事,所以盖聂一下子就被星魂给缠住了,根本分不开身来。

  第二个来找蒙恬的人,当然就是墨非了,因为逍遥子和高渐离接连放大招,所以落后了墨非和盖聂一点。

  赵高看着如闲庭漫步走过来的墨非,眼睛寒芒闪动,手指头朝着墨非轻轻一撇:“去!”

  “刷!刷!刷!刷!刷!刷!”

  六道微不可察的声音顿时发动,无声无息之间,朝着墨非各处要害就刺了过来。

  墨非叹气,他是希望来找少司命和大司命这种美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的,却被六剑奴这种东西给找上门来,果然,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六剑奴每个都曾经是天下间最顶尖的刺客,极端可怕,却被赵高一并网罗而来。

  每一个见识过六剑奴厉害的人,都对他们有极高的评价。

  盖聂评价:“六剑奴六位一体,的确可怕,一轮合击,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几乎就是瞬间的绝杀。”

  卫庄评价:“他们已经被磨练成一件完美的杀人机器,六位一体,各司其职。”

  哪怕是纵横,如果是单独面对六剑奴,败亡怕也就是在几招之内。

  可是到墨非这里就不一样了。

  六剑奴无声无息,从六个要害部位,刺入了墨非的身体,可是瞬间,六剑奴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作为顶尖剑客,他们都感应到,自己并没有刺中目标。

  “你们太慢了。”一声轻轻的叹息,自六剑奴之中唯二的女人转魄灭魂身后响起,顿时让六剑奴心中震动,因为六剑奴六位一体的原因,墨非站在转魄灭魂的背后,其实也离他们也触手可及,如果墨非想要偷袭……

  墨非收回了点在转魄灭魂身上的手指,轻轻吹了一口气:“还能再快一点吗?”

  “嗖!嗖!嗖!嗖!”

  六剑奴之中真刚、断水、魍魉、乱神瞬息消失。

  “砰!砰!砰!砰!”

  四个人又同步出现在墨非背后,四把名剑再度朝着墨非刺去。

  然后下一刻,六剑奴……不是,是四剑奴心中又是一沉,因为他们又感应到了没有刺中对方。

  果然,下一刻乱神、魍魉背后又响起了悠悠的声音:“还能更快一点吗?”

  哪怕六剑奴心志坚定,宛如冷血机器,此刻他们的面色也变得无比难看,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墨非这种可怕的对手。

  在他们出剑的时候,墨非总是能总快他们一点点,以毫厘之差躲过他们的合击,又在转瞬之间,干掉他们之中的两个人。

  因此,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就干掉了他们四个人。

  以往六剑奴自己都很自信,他们六个联手之下,天下不会再有对手,什么盖聂、什么卫庄,都将被他们一一杀败,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六个人还没有打出超凡的战绩,还没有让整个天下传诵他们的威名,今日就要在这里阴沟里翻船了。

  真刚和断水对视一眼,当然,断水是个瞎子,但人家感应敏锐,能够理会真刚的意思,两个人要来最后一搏。

  “哎!”墨非轻轻叹息一声,收回手指,从真刚、断水的背后渐渐走了出来。

  他们这六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理想对手,所以懒得跟他们多做纠缠,不然万一少司命和大司命这一个清纯无双的美少女和一个成熟妩媚的小姐姐,被别人抢先了怎么办?

  在墨非封禁六剑奴的时候,逍遥子和高渐离也赶上来了,朝着蒙恬而去。

  不过这个时候,却再次被赵高挡了下来。

  赵高先挡住了逍遥子,在高渐离想要越过赵高和逍遥子,去对付蒙恬的时候,赵高又轻易的将高渐离圈入了他和逍遥子的战斗,他一个人打两个,却显得游刃有余,根本不见丝毫落入下风的迹象。

  逍遥子是道家人宗掌门,高渐离是墨家最强者,都不是一般人,一打二还未尽全力的样子,可见赵高的厉害。

  只是在墨非封禁了六剑奴之后,赵高一边和逍遥子、高渐离对战,一边回过头看了墨非一眼,眼瞳微缩。

  显然,赵高也被墨非几个呼吸的时候就干掉了六剑奴而震惊。

  估计他自己都难以抵挡六剑奴共同袭杀。

  赵高再强,年纪摆在哪里,最多也就是比盖聂稍微强一些,跟东皇太一、荀子、北冥子这些老一辈肯定没法比。

  封禁了六剑奴之后,墨非也将他们六个人的七把剑拿到了手中,仔细观摩。

  毕竟好东西谁会嫌少啊。

  “都是不错的宝剑啊!”墨非满意的点了点头。

  “越王八剑”,传说中越王勾践寻求名师欧冶子所铸造的八把宝剑。以白马白牛祠昆吾之神,采金铸之,以成八剑之精,应八方之气,各有神妙。一名掩日,二名断水,三名转魄,四名玄翦,五名惊鲵,六名灭魂,七名却邪,八名真刚。真刚,以切玉断金,如削土木矣。灭魂,挟之夜行,不逢魑魅。转魄,以之指月蟾兔为之倒转。断水,以之划水,开即不合。魍魉,轻灵飘逸,收放自如,无孔不入。

  只有乱神,非“越王八剑”。寓意不祥,携之经处,风雷乱象,万物不生。

  在墨非观摩六剑奴七把剑的时候,忽然间,无数片绿色树叶组成了密不可分的叶墙,每一片都化作了锋锐的利刃,朝着墨非绞杀而来。

  显然,帝国一方的人马,不可能眼看着墨非独立于战场之外,那太危险了。

  如果蒙恬被抓,他们今天晚上的大动干戈无疑是功亏一篑,如果蒙恬身死……他们在场所有人怕是都要面对嬴政和扶苏的怒火。

  墨非抬起头,就看见前方一道身影,一袭紫色衣衫在空中飞扬,秀发飞舞的少女,脚不沾地的踩在半空中,一双秋水明眸,定定的看着自己,那平静如水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极为动人。

  毫无疑问,偷袭墨非的人就是少司命了,使用的是她的绝技——万叶飞花流!

  顶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uanshu9.com。选书网手机版:https://m.xuansh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